公民時事報

2017/12/11
釋字第756號【受刑人秘密通訊與表現自由案】
對應課文概念:公民與社會第三冊第4課基本人權概念

案情簡介

邱和順在1988年因為被懷疑為「學童陸正綁架殺害案」的主犯,被羈押了近23年,且多次受死刑判決確定,因而成為臺灣司法史上羈押期間最長的案件。不過,此案被視為冤案,獲得國內多個公民團體的長年聲援,其兩大疑點如下:

疑點一:歷審判決都以刑求所取得的自白做為唯一證據。錄音證據顯示,當時偵辦員警以強迫、暴力的手段逼邱和順等人認罪,這些員警後來都被判刑確定。

疑點二:當時的錄音帶、勒贖字條指紋等證據顯示真兇另有其人。

邱和順運用在牢裡的時間寫了一本個人回憶錄,並請求在外友人協助出版。但臺北看首所檢視稿件後,認為部分內容影響機關聲譽,請求他修改後再行提出。邱和順不服,認為《監獄行刑法》等法律規定受刑人的書信都要經過監獄長官檢閱,侵犯《憲法》所保障的隱私、秘密通訊等權利,聲請大法官釋憲。

 

大法官解釋

大法官在106年12月2日做成釋字第756號解釋,針對三個條文判斷是否合憲:

1.《監獄行刑法》第66條規定:「發受書信,由監獄長官檢閱之。如認為有妨害監獄紀律之虞,受刑人發信者,得述明理由,令其刪除後再行發出;受刑人受信者,得述明理由,逕予刪除再行收受。」

解釋文:

(1)   檢查書信:旨在確認有無夾帶違禁品,於所採取之檢查手段與目的之達成間,具有合理關聯之範圍內→不違反《憲法》第12條保障秘密通訊自由之意旨

(2)   閱讀書信:未區分書信種類,也沒有斟酌個案情形,一概允許監獄長官閱讀內容,顯然過度限制受刑人及其收發書信的相對人的秘密通訊自由→違反《憲法》第12條保障秘密通訊自由之意旨

(3)   刪除書信內容:必須是「維護監獄紀律所必要者」方可刪除,但仍應保留書信全文影本,待受刑人出獄時發還,以符合比例原則→刪除並保留書信內容,合憲

 

2.《監獄行刑法》施行細則第81條第3項規定:「受刑人撰寫之文稿,如題意正確且無礙監獄紀律及信譽者,得准許投寄報章雜誌。」

解釋文:

法規中提及「題意正確」及「監獄信譽」部分,比起限制受刑人的表現自由,難認為屬於重要公益;而其中無礙監獄紀律部分,也未考慮是否有限制較小之其他手段可茲運用,兩者都與《憲法》第11條保障表現自由之意旨不符。

3.《監獄行刑法》施行細則第82條第1款、第2款及第7款規定:「本法第66條所稱妨害監獄紀律之虞,指書信內容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一、顯為虛偽不實、誘騙、侮辱或恐嚇之不當陳述,使他人有受騙、造成心理壓力或不安之虞。二、對受刑人矯正處遇公平、適切實施,有妨礙之虞。……七、違反第18條第1項第1款至第4款及第6款、第7款、第9款受刑人入監應遵守事項之虞。」

解釋文:

如果受刑人發送書信的對象是不具受刑人身分的相對人,則書信內容未必均與監獄紀律之維護有關。要求其刪除與監獄紀律之維護無關部分,逾越母法之授權,與《憲法》第23條法律保留原則之意旨不符。

 

相關重要理由

1.受刑人在監禁期間,除因人身自由遭受限制,附帶造成其他自由權利(例如居住與遷徙自由)亦受限制外,其他與一般人民所得享有的《憲法》上權利,原則上並無不同。除為達成監獄行刑目的之必要措施(比如維護監獄秩序及安全)外,不得限制。受死刑判決確定者於監禁期間亦同。

2.未區分書信種類(例如是否為受刑人與相關公務機關或委任律師間往返之書信),亦未斟酌個案情形(例如受刑人於監所執行期間之表現),一概認為有妨害監獄行刑之目的,而允許監獄長官閱讀書信之內容,顯然已經過度限制受刑人及其收發書信之相對人之秘密通訊自由。

3.人民之表現自由涉及人性尊嚴、個人主體性及人格發展之完整,為《憲法》保障之重要自由權利。國家對一般人民言論之事前審查,原則上應為違憲。審查法規中「題意正確」部分涉及觀點之管制;另外,如認為投稿內容對於監獄秩序及安全可能產生具體危險(如受刑人脫逃、監獄暴動等),本來就能採取各項預防或管制措施,而不得僅以有礙監獄紀律為由,完全禁止受刑人投寄報章雜誌。

結  論

上述法規有違《憲法》規定意旨的部分,除《監獄行刑法》施行細則第81條第3項所稱題意正確及無礙監獄信譽部分,自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外,其餘部分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2年時,失其效力。

延伸影音:獨立特派員211集(邱和順案死神的交易)

part.1  part.2

 

三民東大學習網,學習網,國文,英文,數學,歷史,地理,公民,地科,物理,化學,生物,生涯規劃,大專,日文,教學雲,教育,Learn,Cloud,三民,東大,高中,高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