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時事報

2018/10/25
從列車翻覆事故看過失責任與賠償
對應課文概念:公民與社會選修上第六課 侵權行為、過失責任原則、過失責任的修正

本月21日發生普悠瑪號列車翻覆事故,宜蘭地方法院於23日發布新聞稿,初步認為司機具有業務過失嫌疑。1然而目前事實還在調查當中,司機員與臺鐵所占的過失責任比例各是多少,尚待確認。

業務過失構成侵權行為

業務過失致人死傷,可能構成《刑法》上的罪名,亦可能面臨民事上的追償,即《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的侵權行為規定:「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

《民法》第184條侵權行為的基本規定,採行「過失責任原則」,法條要求必須在行為人至少具有過失的情況下,才能適用本條,要求行為人負起民事賠償的責任,換個角度說,如果行為時沒有故意或過失的情形,行為人就不需要依本條負起賠償責任。如此規定是為了讓人民不至為無法預見的侵害負責,也促使人民履行注意義務,盡力避免過失發生。

侵權行為的限制

然而在涉及公共安全的事故,如果只對有過失的行為人課責,則可以想見的是,有些事故的成因釐清不易,在責任難判定、因果關係難被證明的情形之下,判決結果可能不利於被害人,所以法律也有「無過失責任」的規定,在某些情況,民事責任要成立,不再以行為人具有過失為必要條件,例如《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儘管企業能證明自己無過失,也僅是可以「減輕」賠償責任而已,而非不須負責,又如《國家賠償法》第3條,對於公有公共設施之管理或設置有欠缺,係採無過失責任主義2

依契約請求賠償

        於本件事故中,因臺鐵與乘客之間有運送契約,所以受害乘客還可依《民法》中的相關條文求償。如此立法堪稱完善,但實務上還是發生一些情形是行為人責任成立,被害人有求償權,卻因行為人的資力不足以負擔賠償金額,而遲未受償。與刑事責任不同,當須負起民事責任的行為人賠償能力有限,導致被害人的損害難以獲得實際賠償,如此便很難說是公平正義的結果。

保險制度入法

因此,法律也納入規範保險制度,藉由強制保險,將可能產生的損害賠償責任風險分散於多數人負擔,目前針對汽機車交通事故即強制駕駛人投保,以保險人支付賠償金的方式確保被害人能獲得賠償。

結  語

事故的發生,檢討過失必不可少,不只檢討相關人員,也須深究機關乃至於制度、預算等層面,誠如本件事故中,司機可能具有過失,是法院初步認定的事故原因之一,但網路上對事故發生背景也有討論,包括司機代班駕駛的內部人事問題、車上設備的基礎設施安全問題、司機是否有聯絡調度員請求指示,而臺鐵的指示為何?是否有疏誤?以及該列車防護系統ATP的遠距監控不完善,是否也是事故原因?目前都還在調查當中。然綜觀重大公共事故造成的傷亡,其損失龐大,不是一般人能填補,本件事故因為臺灣鐵路局屬國營事業,受害者有機會要求國家負起責任,向國家求償;或者行為人若屬於民營化後的原國營事業、公私合營、乃至於公私協力BOT事業,也有機會要求國家負起國家擔保責任。不過,因為侵權行為也有可能是私人引起,此時受害者就可能面臨侵權行為人無力支付賠償金的風險,是以民事責任搭配保險制度,才是最能保障受害者求償權利的途徑。3



1 司法院 臺灣宜蘭地方法院審理107年度聲羈字第124號被告尤OO業務過失致死案件新聞稿。

2 最高法院107年台上字1501號判決。

3 於2015年八仙塵爆事故的醫療費用負擔爭議,輿論即有呼籲應重視保險制度可資發揮的功能。

 

三民東大學習網,學習網,國文,英文,數學,歷史,地理,公民,地科,物理,化學,生物,生涯規劃,大專,日文,教學雲,教育,Learn,Cloud,三民,東大,高中,高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