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時事報

2018/10/31
簡評引起眾議的宗教基本法草案
對應課文概念:公民與社會(三)第一課 各種不同的社會規範概念 第三課 法律的制定、修正與廢止 第四課 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

立法院原定10月24日審查的《宗教基本法》草案,因為條文內容具爭議性而取消審查,原提案立委也提出撤案。《宗教基本法》草案提出的近因,可歸於立法院107年6月27日制定的《財團法人法》未將宗教財團法人納入管理,要求內政部自提法案,內政部於是再度提出《宗教團體法》草案1,但這部草案又引起部分人士不滿,因而催出由立委提案的《宗教基本法》草案2。以下試評引發爭議的《宗教基本法》草案條文,其中潛藏著可能對我國法律體系有重大影響的內容。

 

 

宗教自主權力大 如何防範濫用

 

           《宗教基本法》草案第13條規定「宗教自主權」,第3項正面表列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享有自主權之事項,為「內部組織結構、人事及財政管理」,這的確是自由權的實現,但第4項規定排除宗教法人及宗教團體法令上的外部監督,第5項甚至成為可以不對外公開內部運作的理由,亦即,宗教法人及宗教團體的組織、人事、財政,可處在完全不受監督的狀態。如果草案通過,日後信眾捐的錢怎麼花,可能會連信眾自己都不知道,因為宗教法人與宗教團體不一定要有章程3,也可以不遵守「民主」與「公開」的原則。這種「不受監督」的情形已經逾越了自由權的概念,正如企業可以享有經營自由,但仍須受相關法令規範,國家「不插手干涉,但會盯著」。

 

社會公益還是教派利益

 

以第三人角度觀察整部草案的條文跟說明,會發現草案對於宗教法人及宗教團體「公益性質」的描繪,在適用現行法規上有雙重標準的自為矛盾情形。比如第23條以「宗教團體因非以營利為目的,且具公益團體屬性」為由,完全準用《稅法》有關財團法人稅捐減免之規定,但是在第13條卻規定,此等具公益團體屬性的宗教法人及宗教團體財政支出,可以不受公益社團及財團法人之主管機關監督管理;草案第20條說明且稱「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之財產及法物,均來自於宗教徒基於宗教信仰之捐獻,為各宗教之公共財,在觀念上與社會通泛之慈善捐款係專指公益慈善救助者不同,……」,既主張具有公益性,但又特殊於其他公益團體,則似乎不應「完全準用」財團法人稅捐減免之規定。另在第24條第2項,又同意宗教法人及團體「得從事公益事業以外之其他事業」,其收益「應作為宗教活動,或公益事業使用」,除非認定宗教活動皆具公益性質,不然種種規定相較於其他財團法人,出現優待宗教團體的狀況。4

 

 

宗教師的遺囑 排除民法特留分的規定

 

           具爭議的還有草案第20條第4項,宗教師可為遺囑,使其遺產繼承不受《民法》〈繼承編〉規定特留分之限制,草案說明為「避免宗教師(如:僧侶、道士)亡故時,造成其俗家眷屬爭產而與教制及宗教徒供養意願扞格之憾,……俾兼顧僧俗財產分際。」是為了保障宗教師為信仰奉獻的崇高自由意志,但因此立法排除《民法》對合法繼承人之保護,則有顧此失彼之疑慮。因為不同個案的道德狀況不能一概而論,還是應該考慮酌給遺產,而且適用本條規定不得對不同繼承人為差別待遇,否則可能被刻意利用,排除女性繼承遺產。而草案說明所謂「僧俗財產分際」,則流露出宗教師的財產應與俗世的財產分離,因此有空間得以不受俗世法律管轄的意味。

 

限制未滿16歲之人的宗教自由有違憲之虞

 

           草案第15條,認為國家及地方自治團體應尊重父母或監護人可以為其未滿16歲之子女選擇宗教信仰及宗教教育,反之,亦尊重已滿16歲子女選擇宗教信仰及宗教教育的自由。其中,父母「為」子女做決定,以及父母「尊重」已滿16歲子女,也許可以解釋為如同《民法》第1084條第1項「子女應孝敬父母」的訓示規定,不發生法律效果,旨在揭示對宗教自由之尊重。

但本條以是否滿16歲作為自主選擇宗教信仰及教育之分界恐大有問題,說明指出,「……惟考量國情不同,及我國《民法》第1186條第2項有關遺囑能力之規定,係以意思能力為考量前提,爰比照此項規定,明示未成年子女(受監護人)應年滿16歲始能自由抉擇宗教教育,以維親子教養權與宗教教育自由權之衡平。」但信仰宗教與為遺囑所需要的意思能力程度可能不同,而且如果是以意思能力為考量,則精神障礙或心智缺陷致不能為意思表示的人5,也應該納入草案中,而非只規範未成年子女。

 

法案擬定有待更多討論

 

《宗教基本法》草案全部共31條,爭議眾多6,以上只舉出幾例說明。儘管提案立委表示宗教具有「特殊性」,不少國外立法例皆有類似法規予以保障或為特殊待遇,以保障宗教相關人權及宗教自由,防止政府的不當干預,因此才會提出《宗教基本法》草案7,而且有些內容只要行政機關實務上限縮解釋適用就還過得去8,但外界仍然認為,部分條文不夠清楚、周全9,或規範得不夠細緻10,而且動輒「以法律禁止」、「排除其他法律適用」,恐過度放寬對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的監督11,還有改善的空間。

※本文所提及1071012《宗教基本法》草案條文列於下表:

條號

條文內容

13III

各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就其內部組織結構、人事及財政管理享有自主權。

13IV

民法及其他法律有關公益社團及財團法人之主管機關監督、管理規定,不適用於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

13V

除本法另有規定外,國家不得強制要求宗教團體遵守民主與公開之原則。

14

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聘僱從事宗教事業之人員,得以具有與該宗教團體相同宗教信仰為聘僱條件,不構成就業服務法之宗教歧視。

15I

國家及地方自治團體應尊重父母或監護人為其未滿十六歲之子女選擇宗教信仰及宗教教育之自由。

15II

國家、地方自治團體、父母或監護人應尊重已滿十六歲子女選擇宗教信仰及宗教教育之自由。

20I

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所有之財產及法物,其管理、使用、收益及處分,悉依章程定之;無章程者,依教制或傳統定之。

20IV

宗教師死亡時,其遺產之歸屬,依其遺囑定之,民法有關特留分之規定,不適用之。

22III

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之收益,應用於其章程所定目的任務支出,不得為盈餘分配及為他人保證;違反者,其行為無效。

23

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相關稅捐之減免,準用稅法有關財團法人之標準。

24II

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在不違背其章程所定目的範圍內,得從事公益事業以外之其他事業。但其收益應作為宗教活動,或公益事業使用。

 



1 宗教法人專法? 邱太三:內政部自己去訂。(新聞來源:聯合報,刊登日107/6/28)

2 王金平率朝野立委提「宗教基本法」 確立財務自主原則。(新聞來源:自由時報,刊登日107/10/20)

3 參1071012《宗教基本法》草案第20條第1項後段。

4 若為不公開的宗教活動,較難直接證立其公益性質。另參見本文註10。

5 參我國《民法》第14條第1項。

6 《宗教基本法》不是不能訂,而是不該「亂訂」。(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關鍵評論,刊登日:107/10/28)

7 參1071012《宗教基本法》草案總說明。

8 如草案第14條(參下表),針對「宗教事業」與「從事宗教事業」嚴格解釋,可以減緩該條的負面影響。

9 如草案第22條說明:「墓地、火化場及骨灰(骸)存放設施……,自應認係宗教固有不動產,其興建、增建、改建、擴充或修建當不受殯葬管理條例之限制,乃理之當然……。」其理為何卻未多加說明。

10 例如,雖然草案第20條想表達宗教法人或團體的財產均來自教徒或其成員捐獻,故屬於該特定宗教的公共財,與一般慈善團體囊括社會大眾的愛心不同。既然錢都是自己人捐的,在運用上也不須太多外部的制衡,其他事業的收益也應該能用於宗教活動,但是第23條卻又將宗教法人或團體的公益團體屬性與財團法人等量齊觀,沒有區分用於自身的宗教活動與社會公益的差別。

11 自由時報專欄《博硯「說」法》詭異的《宗教基本法》。(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自由評論網,刊登日:107/10/22)

 

三民東大學習網,學習網,國文,英文,數學,歷史,地理,公民,地科,物理,化學,生物,生涯規劃,大專,日文,教學雲,教育,Learn,Cloud,三民,東大,高中,高職